一晃,离开小山村已经十几年了

w 2023.01.24

一晃,离开小山村已经十几年了。

 

那里的山、水和一切仍然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。它曾经是我梦想的摇篮。

一晃,离开小山村已经十几年了

 

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正坚定地站在这片让我魂牵梦绕的土地上。白云悠悠,青山依旧。不知道曾经漫山遍野的百合是否还在新鲜,如期绽放?送阵阵清香给我最好的朋友英子。

 

我慢慢走到山坡上,心情有些沉重,一路追寻英子的脚步。

 

时光倒流,那是我刚进大学的那个夏天。我第一个和英子分享这个好消息。两个像山一样美丽的女孩,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,在这山坡上轻轻漫步。牧童在一棵古老的榕树下吹短笛。笛声是野花的芬芳,是闪烁的绿叶,是蜜蜂翅膀与树荫的共鸣。一串串跳跃的音符在山间回荡,像英子灵动的身影。我们肩并肩走着,手拉着手,手指紧握在一起。

 

“程兰,你真行。你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学生,你终于走出了大山。我为你骄傲!”我笑笑没说什么,算是默认,算是回复。“当你进入大学,有了新朋友,别忘了我。没有人能比得上我们的友谊”!

 

子婴的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在山间回荡,山涧的鹅卵石缝隙中流出来的泉水的“丁咚”声非常好听。我陶醉了...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,我愿意用一生去等待这美丽的画面!

 

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,我会收拾行李,去象牙塔走一趟,但英子只能留在这个信息闭塞落后的小山村,成为一个“待嫁新娘”。每每想到这些,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神经疼痛!

 

英子突然变得兴奋起来,像个八九岁的孩子一样手舞足蹈。“你看山坡上的百合花,尽管受了山的蹂躏,依然屹立在风中,洁白无瑕……野百合花也有春天”!

 

“野百合也有春天!”我一下子惊呆了。“野百合真的有春天吗?英子,你的春天在哪里?难道真的要顺从命运,成为一个不情愿的‘新娘’吗?”想问,终究说不出口。

 

英子的弟弟,小他两岁,是个兔唇,家里人怕他当不了媳妇。他们占主导地位的父亲早就用封建古老的“换亲”方式给弟弟说了一门亲事。为了成全弟弟,英子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情。

 

英子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:“程兰,也许等你学成归来,我会成为别人的新娘!”英子假装陶醉在幸福之中。

 

“不要因为悬崖高,就让你的爱情坐在悬崖上!”我鼓足勇气说,我知道她心里有自己的“爱”,但那是深深埋在心里,不敢生根发芽,她也知道自己的爱没有结果。

 

瑛粉的薄嘴唇动了动,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笑了笑。

 

我也没说什么。

 

“当百合花再次在山坡上绽放的时候,我们依然会在这里相遇。”

 

“当百合花再次在山坡上绽放的时候,我们依然会在这里相遇。”

 

这是我们的协议!

 

我坚信——野百合也有春天!

 

现在,我信守承诺,踏上这片开满百合的山坡。但是英子,你为什么放我鸽子?野生百合也有春天!这是你和我的约定,但为什么你的这朵野百合会在风中过早地死去?

 

我艰难地走到半山腰。夕阳西下,墨色的天空笼罩着群山,像浓密的睫毛垂在疲惫的眼睛上。开满百合的山坡上,一座孤坟静静地睡在那里。英子离开了,在一次不愉快的婚姻中抑郁而死...

 

希望在你的世界里——野百合真的有春天!

 

上一篇
开学已经很多天过去了,可我只知道他的名字
下一篇
你追她的时候我在暗恋你,可她并不爱你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